冰毒吸毒人员自愿戒毒后的情况报告
来源: 毒品检验网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1-27 17:01   173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吸毒成瘾问题的难点在于复吸毒品,通过对自愿戒毒后的戒毒人员进行随访,研究引发复吸的几个因素。
随访报告
样本来源
长沙市有三家自愿戒毒机构,其中两家是以收治海洛因依赖者为主,只有一家以收治苯丙胺类物质成瘾者为主,所以本研究样本均来自这家机构,调查对象为2016年9月至2018年6月之间住院的600个患者,均达到ICD-10中物质依赖的诊断标准。目前已经全部出院。

本研究采用电话随访的方式,调查员均为精神卫生专业的工作者和研究生,调查前接受统一的培训。经患者及家属知情同意后获得相关信息。研究工具:自制临床资料和随访研究调查表,内容包括一般人口学资料、毒品以及烟酒使用情况;精神健康情况;躯体健康情况;人际关系以及家庭关系;劳动和工作情况。

效果评判
操守:出院后一直未使用毒品;复吸:再次使用原滥用毒品并形成依赖。

总共纳入的600名患者中,40人为重复多次出入院,剩余560人中,成功回访434人(77.5%),126人(22.5%)回访失败,失败的原因有电话无法接通,拒绝、已经复吸并入强戒所或自愿戒毒所,另有一人去世,一人坐牢。

回访成功的人中,操守者有350人(80.6%),复吸者为84人(19.4%),回访失败的126人中,有14人本人或家属明确表示其已复吸,部分被送入强制戒毒所或自愿戒毒所再次戒毒,6人本人或家属表示其未复吸,但不愿回答详细情况。

操守组和复吸组的一般人口学资料在统计学上无明显统计学差异(见表1),两组均以男性居多,操守组和复吸组年龄中位数均为30.0岁,两组受教育年限中位数均为9.0年。婚姻状况方面,两组都以已婚者为主,操守组和复吸组分别占58.0%和59.5%。

毒品和烟酒使用
所有回访成功者中单纯使用苯丙胺类毒品的有380人(87.6%),单纯使用氯胺酮的为13人(3.0%),单纯使用其他毒品的3人(0.7%),包括海洛因、可卡因和开心水等,滥用两种及以上的为38人(8.7%),两组在使用毒品的种类上无明显统计学差异,在使用的时间上有差异,复吸组的使用总时间中位数(60.0月)比操守组(48.0月)长,但在既往是否戒毒、住院时间、平均出院时间上无差异。同时,操守组的操守时间中位数为15.0月,长于复吸组的8.0月。

精神健康情况
操守组和复吸组既往有精神疾病史的分别为11人和3人,所患精神疾病包括精神分裂症、精神活性物质所致精神障碍、焦虑症、抑郁症、惊恐发作、躁狂发作等,其中11人接受了药物治疗,7人接受了一次以上住院治疗。

躯体健康情况
22.8%的随访患者有慢性躯体疾病,包括高血压、糖尿病、高血脂、肝炎、脂肪肝、酒精肝、肝硬化、慢性消化性溃疡、慢性胃炎、慢性支气管炎、冠心病等,其中最常见的为脂肪肝,患病人数有47人(10.8%)。

人际关系及家庭关系情况
操守组和复吸组在出院后与家人的关系、是否与家人发生冲突、是否有固定居所、是否独居、对业余生活是否满意上有统计学差异。操守组中与家人关系好的占总其回答人数的55.9%,复吸组占31.3%,操守组中与家人发生冲突者(9.5%)比复吸组(18.1%)少,有固定居所者比例更大(96.8%),出院后操守组非独居者更多,前者可达94.6%,复吸组为77.1%。

劳动和工作情况
出院后操守组有工作的人数占78.0%,而复吸组仅为51.2%,出院后的工作形式上也有差异,工作年限上,操守组和复吸组出院后的工作时间中位数均为5.0月,但操守组的百分位数高于复吸组,平均月收入方面,操守组也明显高于复吸组,出院后就业方面有无苦恼上,操守组回答“是”者占9.1%,少于复吸组的26.9%。

现有数据表明,苯丙胺类物质是二十一世纪世界上最广泛使用的毒品之一,而物质依赖的主要特点表现在对物质的渴求和极高的复发率,这是当前临床工作治疗的关键点。2008年国家药物滥用监测中心数据显示,海洛因使用者戒毒治疗后1年复发率为88.2%。Brecht等的研究发现吸食甲基苯丙胺的患者接受治疗后第一年操守率为39%,5年以上的随访中,23%的受试保持操守,操守时间为22-99个月。研究人员等对合成毒品的随访研究发现其操守率达76.27%,操守时间为15.09个月。而本研究的操守率为80.6%,操守时间中位数为15.0个月,操守率较高,操守时间与前人研究相近,可能原因为自愿戒毒者有较强的戒毒动机,这是能否成功戒毒的关键;自愿戒毒者对吸毒有一定的自制力,其自身和家人也对吸毒有一些正确的认识,这为成功戒毒提供了一定的基础;而且自愿戒毒者大多经济条件尚可,同时承担不同的家庭角色,迫于家庭压力,复发的可能性降低。

本研究单因素分析发现,复吸者比操守者使用毒品时间更长,保持操守时间更短,出院后的精神症状更多,出院后与家人的关系更差,经常与家人发生冲突,没有固定居所的更多,更多复吸者独居,对业余生活的满意程度更差,出院后无工作者多,工作年限短,收入低,就业方面更多苦恼,出院后被处罚更多,提示我们戒毒是一个综合长期过程,不仅仅需要医务人员的帮助,还需要家人的鼓励,更是离不开社会的理解支持。

吸食毒品时间长,受毒品影响较大,依赖性药物导致使用者特定脑区的持续性长时程适应性改变越大,撤药后的躯体、心理及渴求症状就越顽固,反复吸毒的可能性增加。既往研究表明操守时间较长者复吸概率显著下降,操守时间长,对吸毒者是一种正性积极情绪,自我认同感更强,能够更加促进操守者继续保持。

停止使用苯丙胺类物质可能会产生焦虑、抑郁、疲劳等戒断症状,这些戒断症状是我们在进行戒毒治疗期间关注的重点,同时我们也要关注出院后缓解期的情况。抑郁、焦虑等不良情绪与物质成瘾密切相关,物质滥用增加了五倍患抑郁症的风险,心境障碍的患者中物质滥用的终身发病率为19.4%。我们的研究发现出院后不管是操守组还是复吸组,都有一定的情绪问题,以情绪易激惹、冲动、焦虑。

和抑郁为主,但两组均只有少数人寻求精神方面的治疗,心理因素也是导致复吸的重要原因,积极治疗焦虑抑郁等精神症状,在一定程度上可避免个体吸食成瘾性物质等高危行为的发生,减少复吸的可能。

家庭支持和鼓励是防止复吸的另外一个关键因素。不经常回家或家庭关系不和睦是新兴毒品成瘾人员的主要表现,男性回到独居和不稳定住房的环境中更容易复发,良好的家庭环境不仅会对其起到监督作用,而且会增强吸毒者的愧疚感,有助于降低成瘾行为,若家庭对其歧视,不愿与其交往,经常吵架等会导致出院患者产生挫败感、自卑感等负性情绪,只能通过吸毒来产生快感和愉悦,来逃避家庭,导致复吸。

社会支持是降低成瘾风险性的重要保护因素,我们应积极鼓励出院病人参与社会活动,投入社会生活,不能整天无所事事,只能靠复吸获得快感,无业的毒品依赖者,心理渴求高于就业稳定的毒品依赖者,但可能与群众对吸毒人员的污名化有关,使得吸毒人员在就业方面可能存在困难。

多因素分析结果显示,操守时间短、焦虑情绪、独居、对业余生活满意程度较差均为保持操守的危险因素。从整体来看,药物滥用是一个慢性长期的过程,滥用者多年来在一个周期(复发-再治疗-康复)中沿着各种途径做运动,大多数吸毒者在多年内经过3-4次戒毒治疗后才能达到稳定的操守状态,我们要找到复吸之前的各种预测因子,包括心理因素、家庭因素、社会因素等,以便缩短周期和提高治疗长期效果,降低复吸率。(文摘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2001)

参考信息:

扩展运动锻炼对戒毒男性人员的应用

甘草片引起尿检试纸阳性吸毒结果